新闻详情
当前位置:首页-新闻中心

我和老板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往下体塞活物的小说

2020-03-01 11:03:44 来源:博艺堂-傅亿堂bet98-博艺堂官方网站 浏览次数 128
字体大小: 14px 16px 18px

[摘要] 他的脸很红,额头还有不少细汗,卷发都濡湿贴在脸颊上,耿夫人大吃一惊,连忙探手一摸,皮肤火热。她担忧不已的抓住儿子。难道是病魔卷上而来?他抓下母亲的手。“不是,不过别人下了药而已。”下三滥的女人,拿他做赌注就算了,居然还离谱到在酒里下,换作其他人也许早就栽倒在她们手里,但他可是自制力超强的耿新白,怎么可能被这点药力打败。“不需要,”他笑了开来,像是一头等待进食的饥渴猛兽,“找昀珊为我治疗就可以了。”说完他迫不及待的推开母亲,旋开房门然后反锁上。耿夫人看着紧闭的房门愣了好一会后,终于反应过来儿子被下了什么药,也明白了儿子的意思。他可以找别的女人纡解,但是他不要,他可以找医生用药物控制,但是他也不要;他要的只有顾昀珊。安排得满满的社交活动,数不清的美女佳丽,都抵不过一个陪他多年的小女佣。她突然觉得有些感动,明白她的儿子要的是一个可以共患难的女人,而不要一个完美的公主。耿夫人决定离开,决定就算再怎么不满意顾昀珊,但只要儿子喜欢,她都会学着去接受。昀珊猛地靠后躲开像头猛兽不由分说朝她冲来的男人,但睡衣难逃一劫的从领口处被撕开。“耿新白!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叫少爷已经没用了,他简直像一只烧红了眼的斗牛,又继续扑上来把她压倒在床上。这声大吼稍微唤回他一些理智,他集中精神看着狼狈惊慌的昀珊,低声诅咒了一声后,大步走向一边的桌子上拿起凉茶大口灌了起来。“到底怎么了,你下是应该还在宴会上吗?”怎么会狂性大发的来这里欺负她?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之后,努力的想让街动平静下来。“我要你,十秒钟内你有拒绝的权利,不拒绝我就当你接受了。”

  他的脸很红,额头还有不少细汗,卷发都濡湿贴在脸颊上,耿夫人大吃一惊,连忙探手一摸,皮肤火热。

  她担忧不已的抓住儿子。难道是病魔卷上而来?

  他抓下母亲的手。“不是,不过别人下了药而已。”

  下三滥的女人,拿他做赌注就算了,居然还离谱到在酒里下,换作其他人也许早就栽倒在她们手里,但他可是自制力超强的耿新白,怎么可能被这点药力打败。

  “不需要,”他笑了开来,像是一头等待进食的饥渴猛兽,“找昀珊为我治疗就可以了。”

  说完他迫不及待的推开母亲,旋开房门然后反锁上。

  耿夫人看着紧闭的房门愣了好一会后,终于反应过来儿子被下了什么药,也明白了儿子的意思。

  他可以找别的女人纡解,但是他不要,他可以找医生用药物控制,但是他也不要;他要的只有顾昀珊。

  安排得满满的社交活动,数不清的美女佳丽,都抵不过一个陪他多年的小女佣。她突然觉得有些感动,明白她的儿子要的是一个可以共患难的女人,而不要一个完美的公主。

  耿夫人决定离开,决定就算再怎么不满意顾昀珊,但只要儿子喜欢,她都会学着去接受。

  昀珊猛地靠后躲开像头猛兽不由分说朝她冲来的男人,但睡衣难逃一劫的从领口处被撕开。

  “耿新白!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叫少爷已经没用了,他简直像一只烧红了眼的斗牛,又继续扑上来把她压倒在床上。

  这声大吼稍微唤回他一些理智,他集中精神看着狼狈惊慌的昀珊,低声诅咒了一声后,大步走向一边的桌子上拿起凉茶大口灌了起来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,你下是应该还在宴会上吗?”怎么会狂性大发的来这里欺负她?

 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之后,努力的想让街动平静下来。

  “我要你,十秒钟内你有拒绝的权利,不拒绝我就当你接受了。”

热销项目 更多
 
宣传视频 更多
 
热点新闻 更多
本站导航
足球新闻
Copyright © 1998 - 2015 博艺堂-傅亿堂bet98-博艺堂官方网站